我们常常会忘记为自己腾出时间,我们需要的是冷静和远方的景色

160511_1_1

“我们事实上极易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美’在很大程度上主导着我们情绪的变化。当我们称赞一把椅子或是一幢房子‘美’时,我们其实是在说我们喜欢这把椅子或这幢房子向我们暗示出来的那种生活方式。”

这是英国作家 Alain de Botton(阿兰·德波顿)在《幸福的建筑》中文版序中写下的话,在这本写于大概 2006 年的书中,他探讨了建筑与人的幸福的关系,批判英国人对建筑的病态怀旧和对新鲜事物的消极态度,从中还可以看到他对具有民族特征建筑田园式的追寻。

然而在现实中,阿兰·德波顿发现书籍并不能改变什么,英国人依然在抵抗现代建筑,对过去有着感伤的怀念,尤其表现在住宅领域上。“如果我真的如此关心建筑,写作只是一个很胆小的行为,真正的挑战是建造。”

他在 2010 年牵头了一个名为 Living Architecture “活着的建筑”非盈利项目,试图与当代建筑师合作,在英国各地修建既具有美观性又可以出租的假日小屋,作为一种当代的 Landmark Trust(将历史建筑改造为旅馆)。他获得了专业建筑团队以及家电制造公司 Miele 的支持,在项目概念刚推出时,就联合了 5 个不同的建筑师或事务所在 5 个地方修建了房子,阿兰·德波顿为它们都写了导览。

值得一提的是,Miele 看上去很像是会赞助这一类项目的公司,它因为推崇美而被苹果创始人乔布斯喜爱,当然,也是售价相当不菲的高端家电制造商。

今年新推出的建筑 Life House 由英国建筑师 John Pawson 设计,在威尔士山谷的山坡上,Llandrindod Wells(兰德林多德韦尔斯)旁边,是该计划中的第 7 所,也是 dezeen 评选出的 2016 最值得期待的 12 座新建筑之一。

建筑师从日本建筑和本笃会修道院中获得灵感,让建筑本身有着冷淡的修道院的气质,试图“让客人沉浸在极度平静之中”。

比如墙面的色彩非常微妙,一共使用了超过 80,000 块产自丹麦的手工石砖,它的外面是黑色的,但室内却是浅灰色的,尽量降低对视线的干扰。水磨石地板与橡木天花板也让房间处于自然而空灵的浅色中,窗帘与家具的颜色近似却很柔和,加上所有房间都有大的窗户,将人们的视线集中到户外。

160511_1_2 160511_1_4

建筑呈现出“L”型,有两条走廊连接,一条通向明亮的走廊一直连接户外,另一条则通向一个黑暗的房间,这个房间就是为了让人在黑暗中安静下来。

160511_1_5 160511_1_6

3 个卧室的设计也不一样,library bedroom 在墙面环绕放置东西方文学;music bedroom 拥有柔和的音乐系统,可以选择让人安静的音乐;bathing bedroom 带有一个可以观看自然景色的浴池。

160511_1_7 160511_1_8 160511_1_9 160511_1_10 160511_1_11

建筑的地方非常远,我希望创造一个庇护所,让人们感觉在家中,又不会与周围的自然环境相隔绝。”建筑师 John Pawson 称。

160511_1_12

阿兰·德波顿称 Life House 是在寻找修道院对世俗世界新的意义,“我们常常会忘记为自己腾出时间,我们需要的是冷静和远方的景色。”

图片:dezeen、designboom,文字:好奇心日报,仅供学习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Posted in 住宅样板 and tagged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