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更珍稀体验式生活的价值,而非占有一座房子

160511_3_1

共享酒店公寓介于学生宿舍和酒店之间,被称之为“ Co-Living ”,除了卧室这一需要隐私的空间之外,包括起居室、厨房以及浴室等功能空间均可共享。有分析指出,相对来说,千禧一代(尤其是欧美)对于买房置业并没有强需求,愿意享受更擅交际、更灵活的生活方式,这也是 Co-Living 模式能成为一种流行趋势的原因。

160511_3_2

WeLive

The Collective 是一家总部设在伦敦的共享居住公寓开发商,“在其他行业都会有所有权模式和服务模式两种,但在房地产市场却没有,”其首席运营官 James Scott 表示,“我们意识到了这个差别,看到了这种新鲜生活方式的巨大需求,决定用 co-living 的方式来解决这种需求。”

在 James Scott 看来,不管是时下兴起的 Uber、Netflix 还是 Kindle,反映的都是千禧一代越来越趋向于共享而非占有的心态。

160511_3_3 160511_3_4

The Collective 于今年 5 月在 Old Oak Common 开放的新公寓

160511_3_5

The Collective 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在 Straford 开放的新公寓

共享居住这一趋势最早出现在美国,像是 Pure House 与 Common 这些初创公司,他们将目标客户对准一群 35 岁以下的人,他们的共同点在于对于社交生活与便捷性需求旺盛,但却苦于找不到品质相匹配的公寓

对于这些有一定水平的收入的成年租客来说,共享居住式公寓成为了一个新的选择,他们是更高级版本的学生公寓,租金也要高出很多。

英国室内设计师 Naomi Cleaver 就曾预言,这将是英国下一个增长前景不错的房地产市场。尤其是对于擅长社交的年轻人来说,这里提供的不只是一个暂时的家,包括定期的免费晚餐、瑜伽课程、烹饪培训班都是共享居住公寓会给你提供的社交场合。

上班族挣来的钱越来越多被花在了体验服务上,而非购买具体的某种物品,不能判断这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但这就是未来趋势。

160511_3_6

韩国事务所 Archihood WXY 在首尔设计的共享居住公寓

Ryan Fix 以前是金融行业从业者,当他在布鲁克林创立 Pure House 时,他邀请了很多企业家来体验入住共享居住式公寓,并给其提出商业建议。目前他正在运作在巴黎与伦敦开出分店。

不过,年轻人市场并不是这些房产开发商的唯一选项,曾邀请建筑师 Haworth Tompkins 为其共享居住项目 Trampery 做设计的英国老板 Charles Armstrong 就提到,他是明确支持发展多代创意社区的,不只针对年轻人,也可以是更年长的一些以家庭为单位的群体。

图片:Dezeen,文字:好奇心日报,仅供学习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Posted in 住宅样板 and tagged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