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博物馆,表达对历史(灾难)和未来(希望)的两种情绪

160507_2_1

4 月 11 日,波兰籍纽约建筑师 Daniel Libeskind(丹尼尔·李博斯金)公布了他在伊拉克埃尔比勒的库尔德博物馆(Kurdish museum)的方案,这块地方属于伊拉克北部库尔德斯坦自治区,在土耳其、叙利亚和伊朗三个国家边境。

丹尼尔·李博斯金的方案可以看到他具有个人特征的锐角和几何形建筑,令人联想起他第一个项目柏林犹太博物馆建筑主体是由四个相扣的几何形建筑块构成,分别代表土耳其、叙利亚、伊朗和伊拉克这四个库尔德人主要生活的国家。它们被两条不同的“线”切割,是用金属搭建的走道,一条称为 Anfal,象征萨达姆统治时期的黑暗政治,另一个则象征自由,用金属框和玻璃搭建一个缓缓通向天空的“桥”,将种上绿色植物

160507_2_2 160507_2_3 160507_2_4 160507_2_5 160507_2_6

博物馆预计占地 150,000 平方英尺 (14,000 平方米),将建在埃尔比勒城堡的下面。带有三角形天窗屋顶的灵感源于当地的建筑墙面。博物馆里面包括画廊、演讲的地方、多媒体教育中心和交流室。一个大型的库尔德人历史的数字档案也将在博物馆中搭建。

160507_2_7 160507_2_8

这个方案将由 Kurdistan Regional Government (KRG,库尔德斯坦地区政府)和 RWF World 一起引导。早在 7 年前,库尔德斯坦自治区前领导人巴扎尼就秘密让丹尼尔·李博斯金设计,那个时候修建的条件看起来更为可行。尽管当地还有一些地方依然是混乱的,埃尔比勒已经建立了大型的商场和旅馆,当地政府甚至称之为新迪拜。

160507_2_9

伊拉克库尔德斯坦自治区的“山顶之城” Amedy

但目前,要修建这个博物馆已经成为很大的问题。“在伊拉克的库尔德人正在攻打伊斯兰国家,博物馆的结构需要等到政局稳定 ISIS 的威胁减弱的时候才能修建”,丹尼尔·李博斯金称。但即使是和平时期,修建一个和当地身份认同有关的博物馆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库尔德人并没有自己的国家,他们在主要生活的这四个地方时也常常受到迫害。地区的不稳定也会影响博物馆本身的安全。

此外是钱的问题。博物馆的预算 2 亿 5 千万美元,两年前想要修建这个博物馆时,摩苏尔地区却出现的战争,政府的财政都投入到战争中去了。

丹尼尔·李博斯金 1946 年出生于波兰,犹太人,1959 年定居于美国。他的第一个建筑项目是柏林的犹太博物馆,从上空看是一道闪电,源于“闪电战”,使得博物馆本身成为一个象征符号。馆内没有出入口,需要通过隔壁的德国历史博物馆进出,象征犹太民族和德国历史的紧密联系。通过切割的形状、阴暗的空间、狭窄的出入口、有如迷宫的布置让人感受到犹太人历史的曲折艰难。

160507_2_10

柏林犹太博物馆,1999

此后,他修建或扩建了不少和博物馆有关的项目,造型大胆而有浓厚的象征意味。

160507_2_11

英国曼切斯特战争博物馆(Imperial War Museum),2001

160507_2_12

多伦多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水晶馆(Royal Ontario Museum),2002

160507_2_13

美国犹太博物馆(Contemporary Jewish Museum),2008

160507_2_14

德累斯顿军事历史博物馆(Military History Museum),2011

图片:ignant,文字:好奇心日报,仅供学习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Posted in 商业空间 and tagg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