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高效、智能化办公?

160503_2_1

德勤会计事务所在阿姆斯特丹的办公大楼 the Edge 大厦是座造型独特但漂亮的建筑。它有个大大的斜屋顶,像一个楔形被切掉了一块。整体采用玻璃幕墙,中间的大中庭贯穿 15 层楼,整座楼开阔、通透而明亮。

但是,这座大楼更常被人提及的特点其实不是好看,而是“智能”,它甚至会让你觉得这里发生的很多稀松平常的事情应该是科幻电影里的故事。

在这里工作的员工,他们的一天、他们与大楼的“对话”是这样开始的——每天去上班时,应用知道他的行程,当他开车进入停车场,途中的通道就自动打开。随后,因为这栋楼里没有固定工作位置,应用程序就帮他查看当前有哪些位置是适合他今天的工作的。如果要开会,它会找一个适合小组作业的地方,如果要花两小时发邮件、处理文件,选项就可能是一个立式办公桌或在咖啡厅里的座位,让他边喝咖啡边发邮件。

这位员工还可以“个性定制”自己的工作空间,通过这个应用程序调整自己所在位置的灯光、温度、湿度,从而处于最舒适且最适合自己的环境。

160503_2_2 160503_2_3

在设计 the Edge 大厦时,PLP 建筑事务所和他们的客户地产开发商 OVG 公司以及主要租户德勤会计事务所进行了很长时间的沟通。德勤和 OVG 公司签了长约,要长期在这里办公,他们想把公司发展得更加数字化,并希望 the Edge 能够作为有力的辅助。

这个项目最重要的就是,它是一种新型的工作空间。“新型工作空间”实际上说的是,这个空间支持一种更为灵活的工作方式。现在很多公司,员工各自有不同类型与性质的工作,大家不再固定在一个位置和地点工作,而需要或开放或私密的,或利于集中注意力或有利社交的,各种类型的办公空间。

The Edge 就是针对这种工作方式更彻底的设计。正如前面所说,每个员工在这里没有指定的办公桌,但他们有更加丰富的选择,传统办公桌、立式办公桌、小隔间、会议室、长桌、咖啡厅……这些考虑到了他们具体的需要。

160503_2_4 160503_2_5 160503_2_6

这样的建筑确实变得越来越受欢迎,尤其在欧洲和北美市场,普通人对智能、绿色、可持续性等概念更有认知了。

以德勤作为例子,他们在这里工作的有 2600 个人,但因为办公空间更合理地分配给不同的人使用,不存在有人因为出差或去做其他事而闲置了座位的情况,因此只需要 1100 个工作空间就够了,只占他们过去所使用空间的 40%。

从更宏观的角度看,the Edge 的项目负责人,英国 PLP 建筑事务所的合伙人罗恩·巴克(Ron Bakker)认为类似 the Edge 这样的建筑会是建筑与房地产行业的新方向。“我们发现不同类型的建筑开始合为一体,建筑的功能互相叠加了。城市里的建筑开始成为工作、生活、居住、娱乐的结合。这种情况现在在欧洲越来越常发生,美国人也渐渐认同这种想法。”

“当我们在谈论建筑时,我们也关心城市的‘密度’。世界上很多城市都在扩张,但考虑到交通和能源问题,它们已经不太横向延展了。城市的密度会越来越高。我们现在建的建筑,正符合未来城市发展的方向。”罗恩·巴克说道。

PLP 建筑事务所总部位于伦敦,在英国本土、北美和中东都有不少项目,主要是大型现代建筑,以公司总部和办公大楼为主,也做住宅、孵化器、学术建筑等性质的建筑。六年前,刚创立不久的 PLP 事务所因为内部中国建筑师的推荐,加上看好中国的市场,渐渐开始对这个新市场的试探。

和认识的开发商接洽,向不同的人展示项目、建立联系,参加竞标,PLP 也陆续被更多人认识,接到一些项目,这是他们在这个新市场推广自己的主要方式。目前他们的客户已经包括恒大、绿地、万科、保利、苏宁置业、会德丰这样的地产开发商。

今年初,PLP 事务所公布了他们在中国的一个新项目,深圳核心区的综合体规划。整个综合体包括四栋造型各异的建筑:起到连接和平台作用的“广场”,椭圆形的当代艺术中心,300 米高的办公大楼荔枝大厦,以及一座高 600 米的摩天大楼 Nexus 大厦,它落成后将进入世界最高楼之列。

160503_2_7 160503_2_8 160503_2_9

不过,这也是 PLP 事务所的建筑师们遇到的困难。跟其他国际建筑公司在中国遇到的情况一样,中国客户更希望他们设计出地标性的、吸引眼球的大型建筑。“这对我们来说确实有点棘手,因为我们工作的初衷一般都是做高效、商业、注重连接的项目,固然有时候它们会是标志性的,但这绝不排在第一位。有时候这里的客户希望我们想出疯狂的好点子,我们也能满足要求,但最大的兴趣还是建一个更加全面的好的建筑。”罗恩·巴克说。

图片:PLP Architecture,文字:好奇心日报,仅供学习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Posted in 建筑景观 and tagged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