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历史,充满力量的爱沙尼亚国家博物馆

161025_3_1

巴黎建筑工作室 Dorell Ghotmeh Tane 为爱沙尼亚国家博物馆创建了一座新馆,一座长达 355 米倾斜的玻璃建筑建筑体量沿着靠近塔尔图市的前苏联空军基地的跑道轻轻扬起。

161025_3_2 161025_3_3

Dorell Ghotmeh Tane(DGT)赢得了这个博物馆的国际设计竞赛,方案的场地位于城市东北部四公里远的一个飞机场。

161025_3_4

这座玻璃混凝土建筑将举办展览,演出和教育活动。内部设施包括展厅,会议厅,公共图书馆,礼堂,教育空间,办公室以及博物馆藏品的储藏空间。

161025_3_6

玻璃立面以精细的丝印图案为特色,图案为传统八角星重复构成的白色主题。

“八角星出自爱沙尼亚的国花矢车菊的抽象表达,并反映在爱沙尼亚的民间文化遗产中,”建筑师 Lina Ghotmeh 说。“在冬季的雪中,周边景观渗透到建筑表皮内部,因而敏感地分解了建筑本身的纪念性。”

161025_3_7

博物馆所占的土地曾经属于波罗的海的一个德国贵族家庭所拥有的 Raadi 庄园,后来成为原爱沙尼亚国家博物馆的新馆所在地。

1940 年 100 公顷的庄园土地被征用以创建一个机场,之后机场用作苏联轰炸机的重要基地长达 50 年。这座庄园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一次轰炸中被摧毁。

161025_3_8

DGT 的设计力求在当地社区的中心地带将场地重建为一个文化交流和享受乐趣的地方,同时承认其曾陷入困境甚至伤痛的历史。

161025_3_9

“机场的水泥地面成为了建筑的屋顶,延伸生成了整栋建筑,”Dan Dorell 解释道。“屋顶轻微的倾斜象征了一个民族,从陷入困境的过去迈入一个崭新的未来。”

161025_3_10

建筑最高的一端达到 14 米,并向内折叠形成洞穴状庇护的广场,引导参观者前往入口。

161025_3_11

从入口开始,建筑一直延伸 355 米长,并在高度上逐渐降低,直到远端仅有三米高的出口。各种功能区沿着其长度分布。

161025_3_12

棱角分明的立面主要安装的是三层玻璃,透过玻璃能看到散布在场地周围的遗迹。

161025_3_13

宽敞的开口允许间接的自然光进入展览和公共空间所在的北立面,在建筑的南面部分,所有的办公室,图书馆和教育空间都有着优良的自然采光。

161025_3_14

建筑的局部横跨一段 Raadi 湖,透过玻璃墙可以看到 Raadi 湖的景色,同时它也作为一个活动场地,可以冬季滑冰夏季划船。

建筑师 Tsuyoshi Tane 说道:“我们将两处湖泊融为一体,建筑成为一座 40 米的桥梁横跨其中。场地中什么也没有,但 10 年后,我们会惊喜地发现,这个巨大的机场将转变成一个人们乐于其中的地方。”

图文:dezeen,摄影:Takuji Shimmura,仅供学习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Posted in 建筑景观 and tagged , , , .